1. 華新小說
  2. 望去
  3. 《願為天上月》 第2章
顧淮 作品

《願為天上月》 第2章

    

《願為天上月》是作者錦竹的經典作品之一,主要講述盧興祖,望去,盧姑孃的故事,故事無刪減版本非常適合品讀,文章簡介如下:...《願為天上月》第2章免費試讀秋風寒峭,依在廣源寺的山下集市有些微涼,明月感到冷風從衣襟直竄入骨,冷不禁打個寒顫。

盧青田一看明月略縮著腦袋的樣子,道:“姐姐可否是冷了?”

明月點頭,口齒含糊道,“有些。”

盧青田望下天色,還正值午後,思忖片刻,道:“姐姐,不如我們去布莊看看衣服吧,最近快天冷了,著實是要添衣物。”

冬季快要來臨,來年春季就是選秀之時,想起來也快了。

明月遊神至此,不免有些悵然,笑道,“好。”

兩人便提早上了馬車去布莊看看衣物。

京城有名的布莊有三家,花好月圓布莊、三機製造布莊和紡織布莊。

花好月圓是剛剛進軍京城,雖初展頭角,卻鋒芒畢露。

一下子躋身兩家老字號布莊之上,成為京城布莊前三甲之首。

明月此次去的便是花好月圓布莊。

方一下車,便被絡繹不絕的客流量嚇住了,大多數有錢家的小姐都聚集在一起討論布料的顏色和材質,甚比把酒言歡。

盧青田見此,“真不知這布莊的老闆是何許人也,竟有這等才能使這些挑剔的小姐都聚集在這。”

明月簡單一笑,舉步進入布莊,她剛一踏入布莊,便有人來接待她。

不過,接待她的不是一般的夥計,而是一位妙齡女子。

看似比明月大一些。

這花好月圓的老闆真是彆出心裁,不按常理出牌。

一般接應幾乎是小夥,但買布做衣的卻大多是女子。

這樣便不能暢所欲言說出想買什麼顏色,想做什麼款式。

但如若換是同齡女子,便大大不同,首先心中芥蒂便能消失許多,女子與女子之間總有聊不完的話題,甚是容易得到客人的滿意,這樣回頭客便多了起來,也就是說穩定客人多了,生意算是做成功了一大半。

明月笑,這布莊的老闆很是精明。

接應女子帶她觀摩布莊裡一些布料,問明月他們,“姑娘可想做什麼?”

盧青田先一步開口,“想做厚實的坎肩和大氅。”

語落,目光掃了眼四周,心中便已經有了主意,當即走到了右側布架,手摸著那海藍色印花純棉布料,甚是滿意道:“我要這一匹。”

“那是我的。”

門口突然出現了一個女子的身影,她看著盧青田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布料上,眉頭皺起,有些不悅的看向接應女子道:“什麼時候花好月圓也招呼不三不四的客人了!”

女子對於盧青田碰了自己的布料,甚是在意。

聞言,接應女子露出了為難之色。

明月站在一旁,聽著那女子的話,有些不喜歡的緊蹙眉頭。

從未見過這樣子的陣仗,盧青田一時之間倒是不知道該如何反應了,手放在那布料上,也未曾移開。

女子盯著盧青田的手,表情冷了下來道:“你的手還不離開!”

盧青田聽著女子話,猛地收回了自己的手,可是卻冇有想到,衣裳的袖子將一旁的筆筒給拂倒了。

瞬間,筆筒中所有的筆一下子就倒在了那布料上的,毛筆上未乾的墨水也直接染上了布料。

“我……我不是有意的……”盧青田一看臟了的布料,當即開口解釋道,隻是話才說到了一半,自己就被那女子往旁邊一推,好在那接應女子在自己的身旁,伸手扶了一把,她纔不至於摔倒在地。

“家妹不懂事,衝撞了姐姐,還請姐姐見諒。”

當即,明月上前開口道,目光落在了那布料上道:“這布匹,我們照著原來的花樣花色買一匹送給姐姐賠罪,姐姐看可好?”

“買?”

女子聽著明月的話,臉色就更是冷了,她道:“這是我的為了選秀準備的布匹,京城也就這一匹,你如何賠得起?”

頓了頓,“我要到京司衙門告你們損害財物去!”

布莊內倒是還有其他人,聽著兩方的爭吵,也權當看戲了,可一聽女子最後說出口的話,眼底倒是多了同情之色。

“這位姐姐,妹妹……”盧青田聽著那女子的話,臉上的血色漸漸脫去,開口想要說什麼,卻直接被女子打斷。

“我母親也就隻有我一個女兒。”

女子像是飛揚跋扈慣了的,隻一聽盧青田開口,便一臉冷色的嘲諷道。

“出什麼事情了?”

這時,屋裡算賬房的簾子撩起,走出一男子,帶著謙和的微笑走來。

本就是女子聚集的地方,突然響起了男子的聲音,倒也是驚奇的。

明月抬首,打眼一瞧,倒是覺得那男子眼熟得很。

閻羅走到明月麵前,笑著看她,“盧姑娘。”

“碎花包裹的失主!”

恍然大悟道,明月看著眼前的男子,瞬間意識到為何她看著他會熟悉感。

眼底劃過了一抹亮色,轉而又變成了平靜,閻羅的目光落在了明月的身上,道:“正是在下。”

頓了頓,閻羅又掃了四週一眼,道:“實在抱歉,在下剛經過想算賬,隻是突然聽到了有爭吵的聲音,可是怎麼了?”

說著,他的目光落到了接應女子身上。

“回爺的話,就是這姑娘在我們家定的布匹,被盧姑孃的妹妹給弄臟了。”

接應女子倒也是心思清明的人,三言兩語的便將方纔發生的事情給解釋了一下。

聞聲,閻羅的目光掃向了那布料,想了想,道:“姑娘可否借一步說話?

關於在下的碎花包裹。”

明月微愣,下意識的看向了盧青田。

“店中來了一些西域的布料,小姐若是喜歡,便當做是閻某招待不週的賠禮。”

閻羅的目光落到了那吵鬨的小姐身上,語落又看向了接應女子,道:“阿玉,帶小姐去瞧瞧。”

“哎,好。”

接應女子隻一聽閻羅的話,便立馬迴應道,同時腳步就迎了上去,倒冇有給那小姐開口的機會。

“盧姑娘,請吧。”

閻羅三兩句話之後,再次邀著明月道。

“好。”

踟躕了一會,明月點頭道。

眼前的男子,算上這一次,不過才隻有兩麵之緣,可是他方纔一出手,倒是解除了自己的一時困擾,眼角餘光無意的掃向那染上墨漬的布匹上,明月看了看盧青田那青白的臉,隨即入了裡屋之內。

花好月圓布莊裡屋內,明月看著裡屋空曠的擺設,除了一套桌椅設施,上麵擺放算盤賬本等等。

其他空間就是幾架子的書籍。

不過倒也是迴應了他剛纔的話,他在算賬。

閻羅擺手,指了一處椅子,讓明月坐下,隨後坐到了她的對麵,他道:“盧姑娘,在下的包裹。”

聞言,明月看著閻羅,交代道:“包裹還在明月的房中,若是實在著急的話,那明月便讓丫鬟回府去取便是了。”

閻羅的表情有些深沉,他看了明月半晌,道:“在下不急,姑娘看什麼時候方便,差人送到店裡就是了,隻是,不知道姑娘要何報酬?”

明月臉上掛著的客氣笑意因閻羅的話,有些僵了。

不過也是極快的,她斂起笑意,回望道:“當日是閣下將馬車給了明月,纔會誤落包裹,如今明月歸還,也合情合理得很,報酬一說,也就不必了。”

麵上掛著疏淡的笑意,閻羅聽著明月的話,眸光朦朧,不知是在做何感想。

突然的安靜,讓兩人的相處略微有些尷尬了起來。

“閣下若是無事的話,明月就先行告退了。”

得體道,明月也準備起身離開。

“等一下。”

忽而,閻羅開口,“那包裹於我而言,貴重萬分,盧姑娘既然替在下保管了幾日,合情合理,在下也該給與盧姑娘謝禮纔是。”

如此一句話,閻羅說得倒是冠冕堂皇得很,其眼底同時也閃過了一抹鋒芒,不過那鋒芒快得讓明月看不出來。

“閣下實在客……”明月最後的一個‘氣’字冇有說出來,直接就被閻羅給打斷了。

“有恩不報,斷不是我的閻羅的作風。

盧姑娘既然不願意要在下的謝禮,那不然外麵那糟心的事情,在下替姑娘解決了,算是作為報答,盧姑娘覺得,可好?”

閻羅注視著他,深邃的眼眸中包含著一抹深意,隻是這時的明月並不知道這目光意味著什麼。

明月怔忪片刻,立馬躲閃他的目光,轉念一想外麵的女子,著實是跋扈得很,若是想要善了,怕也是不易的,深思了片刻,道:“如此,便多謝閻公子了。”

頓了頓,明月又道:“不知道閻公子如何解決?”

“隻需盧姑娘成了這東家之一即可。

自家的東西,未交錢之時都可任由自家人處理,哪怕是弄臟了,左右不賣就是了,上不了衙門的。”

閻羅說得簡單,語落又走至案板之上,執筆道:“在我們商賈之間,當我們達成某種協議之時,就得簽一種契約,算得上是書麵的見證。

若是那小姐不信,我們也有證據可以給出。”

“這不可!”

明月當即反對。

閻羅見狀,轉而一想,道:“士農工商,士為前,商為末,盧姑娘不願自降身份,也是應該的。”

“不是這般的,我……我隻是平白無故的拾得了你的包裹,你便讓我成為東家,無端得了你的家財,這著實不好。”

明月知曉閻羅是誤會了,當即飛快解釋道。

“盧姑娘,錢財之物比不得我那包裹。”

當即,閻羅正色道。

片刻,他的臉色緩和了一下,“這個法子,是最直接的解決方法,若是不然,事情鬨大了,到底傷了顏麵。”

心思有些亂,明月知道閻羅說的方法是最直接利落的,隻是終究覺得自己有些不道義了,想了想,道:“閻公子,明月可以簽了這契約書,不過,其內容如何都不作數,明月不會討要公子錢財半分,今日便權當是權宜之計,可好?”

半晌,閻羅點頭。

開始細細擬草協議,揮筆幾下,寫好後給明月看。

明月拿起擬草協議,上麵寫道:杭州姓閻名羅士與兩廣總督盧興祖之女約定錢財共有,共享富貴……“如此便好了?”

明月抬頭問道。

“還需簽字或是蓋章。”

閻羅取過明月手中的協議,而後拿起書桌上的一方印章,沾了沾紅泥,隨機在協議右下方處印上‘閻羅’二字的印章。

明月瞧著閻羅手中的印章,想了想,便拿起了一旁的毛筆,在印章旁落下了:兩廣總督盧興祖之女。

閻羅淡笑,從腰間解開一枚印章,遞給明月,“這個算是憑證,做戲也要做足套了。”

明月怔了怔,望著手中的印章,不知道為何,心中總是有些不安。

後來當善意成了脅迫之時,她忍不住的想,如果那時的她不去簽下協議,也許以後的一切一切就不會再發生了。

閻羅是從頭到尾一直盤算著她的一切,現在以及未來……然而計劃不如變化快,有些事,猜不出結局,更想不出過程,無論多麼精明的人。

布匹之禍,終究還是依著閻羅的意思解決了。

明月同時亦是將這一樁禍事給壓下了。

入夜。

身子不知為何,突然有些重了起來,明月難受的蹙起眉頭,腦子莫名的漲得有些厲害,下意識的,她的手朝著旁邊伸去,卻受到了阻礙。

指尖傳來了一陣溫熱,還有些硬。

腦海劃過一聲鳴叫,明月猛的睜開眼睛,眼底是濃烈的震驚。

她反射性的看向了一旁的床榻,映入眼簾的,卻是容若的臉。

咚咚咚——控製不住的心,突然就瘋狂的跳動了起來,這一霎那,明月的腦子裡麵一片空白。

怎麼……無端端的,她的床榻之上就多出了一個男人,且這個男人還是納蘭公子……明月的心情,成了一片沼澤,混沌不堪。

眉頭倒成了八字,明月試圖回憶為何他會在自己的床榻之上,可是腦海裡麵絲毫回憶都無。

當即,她頭疼起來了,伸手撫額。

忽而,明月眼角餘光注意到了自己的衣袖,這……不是她素日的衣裳!

疑惑,錯愕如漲潮時的潮水,席捲而來。

明月一下子就從床榻上坐起,目光從上到下的掃視著自身。

她穿了男裝,和納蘭公子同床共枕?

“小姐!

晨起了!”

前雨突然間響起的聲音,讓明月整個人的慌張了起來,突的,她睜開了眼睛。

“小姐,你怎麼了?

夢魘了?”

前雨放大的臉,乖巧的出現在明月的眼前。

驚魂未定的看著眼前一臉擔憂的前雨,明月好半天纔回味過來,原來方纔的一切,都是一場夢。

可是……她一個良家女子,怎麼就做了那般羞恥的夢啊!

“小姐,你的臉有些紅,莫不是發燒了?”

前雨原本乖巧的笑臉,瞬間就變成了愁雲慘霧道。

明月:“冇……”接連幾日,明月倒是安分,大門不出二門不邁,盧興祖打量了自家女兒許久,顧唸到不久之後,自家女兒就要入宮選秀了,心中多少有些惆悵,當下道:“今日是花燈節,你若是無事的話,倒也可以去瞧瞧。”

頓了頓,“隻是今日街上定是人擠人,你是女兒家,出去的時候,須得遮掩一些。”

明月聽著父親的這一番話,心中倒是哭笑不得,不過卻也冇有多說其他的,隻點了點頭,道:“女兒明白。”

她想,左右也是無事,出去走走,倒也是好事。

當即,明月找來了前雨,又左右思量了一番父親的話,不知怎麼的,又想起來了那日的夢境,一時之間思緒亂如麻。

腦子也不聽使喚的,不知怎麼的,便說出了一句,“前雨,我們等一下扮成男裝去看花燈。”

隻是,這話一出口,明月就有些後悔了,回神時,已穿著男裝與前雨外出了。

大街上熙熙嚷嚷,來往人群絡繹不絕。

前雨東張西望,笑道:“街上看起來比平時熱鬨許多。”

“你小心些,莫要衝撞到了其他人。”

明月看著前麵蹦蹦跳跳的前雨,當即囑咐道。

隻是還真是說什麼是什麼。

明月的叮囑不過才落下,前雨倒好,直接就向前麵的一個小姐撞了去。

當即,便是兩聲‘哎喲’響起。

明月看著被前雨撞了的女子,連忙走向前幾步,同時開口道:“真是不好意思,我家的書童莽撞……”話還未說完,明月看著轉過來的女子以及陪在女子身旁的男子,話就停在了嘴邊。

冰月隻一瞧說話之人一身男裝,當即臉一紅,撇開了臉去,隨即扯了扯容若的衣袖,道:“表哥,我冇事……”容若輕拍了拍冰月,目光卻是盯著麵前的明月看,不動聲色得打量了一番後,突然淡笑道:“這事也有我們的不是,怪不得誰。”

剛剛那一番跑動,明月的帽子有些歪了,她朝兩人笑笑,順手將帽子扶正。

容若看著她的舉動,不知為何笑意更深了,摩挲著腰間的玉佩沉吟半晌,突然道:“在下觀公子眉眼熟悉,不知公子可否認識明月姑娘?”

明月出門前便預想過或許會遇見熟人,於是早已想好了說辭,此時麵對容若的問詢,她從容道:“在下盧式微,公子口中的明月正是舍妹。”

“明月姐姐的兄長?”

冰月一聽,好奇的抬頭,看嚮明月。

聞聲,明月依舊含笑點頭,道:“正是在下。”

“哦?”若容拖著長音,隨後低下頭,頭低下之時臉上瞬間閃過一抹促狹,然而再次抬頭已恢複了之前溫和的淡笑,“今兒是花燈節,式微兄都在此,不知令妹?”

“明月身子不大舒服,便冇有出來。”

從容應道,明月一派沉穩道。

頷首點頭,容若也冇有多問其他,而一旁的冰月看著明月,倒是利落問道:“明月姐姐的兄長,可是一人帶著書童出來看花燈?”

“正是。”

明月道。

“既是如此,不如一起?”

容若問道。

冰月一旁插話,道:“有個大戶人家的女兒拋繡球,都爭著去看了。

式微哥哥不如一起去瞧瞧?”

這確實是個有意思的活動。

明月笑了笑,還未說什麼,而在一旁的前雨倒樂了:“拋繡球?

哇,那不是很有意思很熱鬨?”

冰月見人來了興趣,“我也想去,可惜……”她眼巴巴望向容若,隻見容若麵不改色,“那些地方龍蛇混雜,少去為妙。”

冰月不說話,隻得自個低著頭,用腳搓了搓地麵,表現出自己的悶悶不樂。

明月抿嘴看著眼前這兩,轉頭對著前雨道:“我們去看看吧。”

說完,對容若與冰月點點頭,欲轉身之時道:“我家書童愛熱鬨,我帶他去看看。”

說罷對前雨使個眼色,兩人就走出去了。

冰月望眼欲穿般注視著他們的背影,扁扁嘴,有些難過的樣子。

容若看在眼裡,一臉無奈,歎息一聲,對明月的背影喊道:“式微兄,我們一起。”

冰月一聽,對著容若露出個大大微笑,拉著容若的袖子,跟過去。

此時是傍晚時分,天漸漸入夜,有些昏昏暗暗的。

可他們還未行至中央大街時,已經是萬家燈火,把整條街照得通亮。

其實天色還是可以看見五指的,這麼心急張燈結綵,看來百姓們甚是喜歡這個節日,迫不及待了。

明月環視一下問:“這拋繡球在哪呢?”

容若也聳肩,“不知,也隻是聽說。”

四人冇有目的地走,兜兜轉轉,終於人開始騷動,開始朝著一個方向奔去。

從這架勢看,確實是有戲看了。

容若望去:“看,這不就知道了嗎?”

明月笑道:“有些事情,旁觀者紛紛唸叨,當局者也就跟著入了局。”

這就是群眾的力量。

四人不疾不徐地走近一所宅子。

宅子上設有一個大擂台,上麵站著一位中年男子和一名妙齡女子。

人漸漸密集起來,甚是有些擁擠,推推搡搡。

隻見擂台上的男子上前幾步,拱手道:“歡迎各位來臨,本人顏照,京城人士,是個敬愛儒士的商人。

今兒是小女十三歲生日,正值花燈節,有幸看見五湖四海的各方儒士,不勝感激。”

擂台上的男子撇頭看向身後的女子,女子會意走了上來,對台下欠了欠身。

顏照再次大聲道:“此次特舉行拋繡球,隻希望上天為小女賜一緣。”

此話一說,台下的人就摩拳擦掌,開始準備了。

台上那名妙齡女子長得確實水靈得很。

讓人垂涎是再正常不過了。

繡球開始拿了上來,女子從大盤裡端出繡球,四下望去,顯得無措。

她把牙關抿得很緊,看似很緊張。

想必也是很在乎這次拋繡球。

畢竟是關係到自個的終身大事。

她朝他們這邊看來時,卻愣了愣,目光竟鎖住了他們這邊。

明月一愣,她是看上什麼人了?

還未反應過來,隻見那繡球直接向她迎來。

她嚇了一跳,該不是……該不是看上她了吧?

她冇打算接這繡球,連連退了幾步,奈何太擁擠,她根本就挪不出步子,眾人的爭搶反而使得繡球與她的距離越來越近,隻見那繡球硬生生砸到她懷裡,她僅僅隻是害怕砸到頭,條件反射的接住,當她剛一接住,頓時大批群眾就開始鼓掌,周圍還有些道:“恭喜啊恭喜。”

就連容若也摻合一腳,嘴角輕揚:“恭喜。”

明月望著手中的繡球,一時啞然了。

這可怎麼好啊。

總不能讓她娶了她吧?

“發什麼愣啊,趕緊上台啊!”

一旁的某好事者樂呼呼招呼著,顯得像是他得了繡球一樣,特開心。

明月與前雨此時卻很默契冷漠掃了眼那名好事者。

那好事者渾身一哆嗦,怏怏閉上嘴。

明月注視手中的繡球,咬咬牙,一狠心,邁出步子,朝擂台前去。

這算什麼?

很好解決的事,怕什麼?

明月一動,原本靜觀其變的觀眾,頓時響起熱烈的掌聲。

她慢悠悠走了上去,不經意間看了眼台上的妙齡女子。

不想,她隻是簡單的掃一眼,竟讓那女子臉紅了。

她尷尬笑了笑,走至顏照麵前,行個禮。

顏照上下打量她,眼神似乎流露出滿意的神色,他道:“公子年齡看起來不大。”

“顏老爺說得極是。

盧某今年十四爾耳,還尚小。”

明月語氣謙和,顯得文質彬彬。

她以為見她如此年齡,這顏照就會放過她。

不想,這顏照反而用更欣賞的目光注視起她,“年齡尚小卻有如此談吐,想必公子出生仕家吧。”

“不過是潦倒已敗的落魄家族。”

顏照反而笑道:“隻要有適當的機遇,那麼結果就截然不同了。”

她倒吸一口氣,看來這位老爺是認準了她這位女婿了。

左思冥想,也想不出兩全其美的辦法,隻能豁出去道:“多謝顏老爺與顏小姐的抬愛,盧某自小已經定親,怕是……”她做出很為難的樣子。

不想顏照問了句:“盧公子的未婚妻與小女比哪個更優秀呢?”

懂禮的人,當然得這麼回答:“自當是顏小姐容貌更勝一籌,隻是既然定下了,就得負責,所以盧某隻能辜負顏老爺的一番美意了。”

她想,這樣的話應該可以脫身了吧。

可萬萬想不到,這顏照反而一臉欣慰地點頭,“盧公子如此重情重義,這麼難得的男子是在難求。

我顏某實在是欣賞公子作為,既然小女得公子憐愛。

我顏某願讓小女作妾。”

此話一出,明月傻了。

再次其他圍眾也跟著傻了。

京城有名的富商竟讓掌上明珠做妾?

實在是前所未聞,天方夜譚。

明月這一下讓在場所有人為之動容,何等人才,讓顏照顏老爺如此抬愛?

擂台上,風度翩翩俏公子尷尬一笑,“這豈不委屈了顏小姐嗎?”

顏照笑道:“那就問問小女的意思吧。”

他臉轉向顏如玉,“玉兒,是否願意?”

顏如玉低眉淺笑,露出女兒姿態的羞澀,然語氣卻冇有平常女兒那般嬌柔做作,“父母之言,自當願意。”

顏如玉這麼一說,顏照臉上笑得更歡,轉嚮明月,“可否?”

“盧某年齡尚幼,婚姻大事也不得擅作主張,不如這樣,”明月沉吟片刻,“盧某先問問父母的意思,不能委屈了顏小姐,做妾是萬萬不得,我與父母商量後,自當赴京城迎娶顏小姐。”

明月說完這句,心裡就像壓著一顆大石,有些氣悶。

她算是載到這檔子事上了。

顏照臉上卻因為明月這席話失了顏色,他也許萬萬冇想過結果會是如此吧。

他正容道:“也好,隻是顏某希望不要拖延太長,小女過了十六,我得令小女另嫁他人婦了。”

這是她求之不得的。

明月笑著拱手,“自當速速歸來。”

隨後,明月大方一笑,轉身對顏照行個禮,準備下台。

顏照一怔,忙吆喝,“盧公子就這樣走了?”

不然呢?

明月有些發愣望向顏照。

隻見顏照臉帶笑意,“公子在顏府就住,顏某派人去蘇州,向你父母彙報即是。”

明月蹙眉,還真是糾纏不清了。

她轉為微笑:“盧某今兒約人看花燈,不得再耽擱了。”

顏如玉聽著明月的話,心中不捨,忽而對她朗朗一笑,隨即看向顏照,道:“父親,我想賞花燈。”

顏如玉臉上微紅,低眉羞澀。

顏照看他女兒這模樣,無奈笑之,“也罷,也罷,不過還請盧公子早些帶小女回來。”

顏如玉拉著明月下台,場下響起陣陣掌聲,大大方方走到三人麵前。

第一個說話的是前雨,她似乎很吃驚,看著明月,錯愕道:“公子,就這樣了?”

明月一時不知該如何作答,這趕鴨子上架的,她還真是頭一遭遇到。

冰月望著一直觀望明月的顏照,突然在一旁捂嘴偷樂道,“好像顏老爺被你這俊俏模樣給吸引住了。”

明月一聽,轉頭看顏如玉,隻見顏如玉也笑,“我父親偏好俊美少年。”

“……”明月渾身打個冷戰,此話何解?

冰月囔囔,“好了,歡迎如玉加入,我們現在去看花燈吧,我都等不及了。

“冰月推搡他們,讓他們不得不上前走幾步。

如此,大街上有了一大亮點。

兩對絢麗璧人攜一小書童,遊走於遍地花燈大街上。

花燈如葡萄似的一串串掛在門牙上。

家家戶戶張燈結綵煞有蹁躚戲蝶之風。

熏風撩起一層層光浪,如在人間仙境般幻彩。

明月隨手從一小販的攤上扯出一盞嫣紅色蓮花燈,付了錢,遞給顏如玉。

顏如玉一怔,臉上不知是燈暈染出紅霞還是自生而成。

“哎!

真不知,式微你還這麼會照顧人。”

冰月有些嫉妒道。

明月條件反射看向容若,隻見他正左顧右盼,並不在意冰月這席話。

她有些奇怪,怎麼這納蘭公子不附和冰月的話,也浪漫一把呢?

這時的容若似乎找到有趣的東西,他比其他三人速度稍快走至一家客棧門口,仔細打量起那些花燈之上的小紙片。

明月上前一步,也跟著看了起來,似乎有些疑問:“這又不是上元節,隻不過百姓隨意自創的花燈節,怎麼還有燈謎?”

容若轉身望向身後的明月,清俊的臉上灑發出一股夜晚纔有的螢螢弱光,臉龐上露出乾淨的笑容,“其實今日的花燈節隻是個特例,也就今年有罷了。”

“咦?

這是為何?”

明月有些驚訝。

容若道:“今年皇上喜得二子,自當百姓同慶。”

明月便對容若笑道:“確實值得慶賀。

那麼就來猜一個好了。”

說完,就扯下一張紙條,夾在指尖一看。

僅僅隻有一個字,忘。

明月怔了怔,這可從何答起?

“公子,這是答四字成語。”

花燈另一邊的客棧老闆娘端坐在椅子上,指著方纔明月摘取的花燈道。

明月向花燈望去,矚目環形,原來上方有分類。

她摘取的正是四字成語部分。

一聲失笑,“如果是成語的話,忘字上亡下心,亡心為死心,心字底的話,應該就是死心塌地了。”

客棧老闆娘笑道:“甚是透徹,對。”

明月一笑。

後麵跟上來的冰月與顏如玉麵麵相覷,冰月道:“剛纔可錯過什麼了?”

“冇有。”

容若溫和對冰月一笑,也隨意從燈下扯出一張,打開一看,有些微怔,“印章謎?”

明月也是一怔。

顏如玉眨了下眼,忍不住問:“何為印章謎?”

冰月也甚好奇望向容若。

“印章謎是用印章做謎麵製成的燈謎。

印文部分的猜射和文義謎完全相同。

不同的是,除了印文部分的猜射外,還要在謎底中加入與印章有關的字,如:雕、刻、印、章、治、金、石、玉等。

這種猜射比普通燈謎難。

因為多了廣泛的詞彙,要正確猜中,有一定難度。”

容若笑了笑,“式微兄還懂得甚多。”

有些無奈望著指縫夾著的燈謎,喃喃道,“愛不能忘?”

當容若念起印文,他們就開始想,明月腦袋立刻迴轉,道,“刻骨銘心?”

隻見客棧老闆娘反問,“何謂銘心?”

“一直記在心裡。”

明月有些猶豫說道,當自個把話說明,就認為有些不妥,忘的概念與銘心的概念還是有些微妙的隱射不同,應該是不對的。

客棧老闆娘見她這模樣,就知道她自己否定了自己的答案,隨即笑了笑,期待其他人的答案。

冰月望天,嘴裡呢喃出:“心心相印?”

客棧老闆娘彆有深意一笑:“既然心心相印為何還愛不能忘?”

“也許命運的牽絆吧。”

冰月怏怏然,顯然知自己答錯了。

顏如玉搖頭作罷,“實在想不出。”

“那我更彆說了,我不懂學問。”

前雨搖擺雙手,連連後退,推辭不答。

一直未開口的容若嘴角露出一抹深意的微笑,“能出此印文之人,定當是有過此糾葛吧。”

他語氣道得平常,然眼神映出一股無名的憂鬱,灑發至全身,帶著濃厚的悲憐。

客棧老闆娘麵容無任何波瀾,“這位公子可是想出答案了?”

容若點頭,“一直沉溺於其中而不自知,當消散後,方知,愛難忘,留下刻骨相思。”

明月凝望著他,容若雖表情清淡,但灼熱的眼神告訴她,他為之動容了。

客棧老闆娘突然一笑,“猜的甚是篤定,確實如此。”

容若微笑點頭,眉目之間淡淡的,有些心不在焉。

冰月也跟著好奇隨便扯了張,念道:“懷裡二十五隻小貓,打一成語嗎?”

她抬首望向麵前的花燈分類,亦是成語類彆。

她蹙著小眉,似乎很認真在思考,突然一亮,“應該是吃不下二十五隻老鼠——百爪撓心?”

客棧女人點頭。

冰月樂嗬嗬地笑,“滿簡單的嘛,再來一個好了。”

她這次換了一個類彆,抓了擬聲一類,打開紙一看,有些莫明奇妙道:“聽取蛙聲一片,三字口語?”

在場幾人莫可名狀,一時想不出所以然。

“青蛙的聲音不是呱呱叫嗎?”

前雨看他們那麼費力想,不禁把自己想法說了出來。

此話一出,客棧老闆娘卻第一次露了笑臉,“單純去思考一個問題,有時不一定就是欠缺考慮。”

明月一聽,突然笑了起來,“難道這題是老闆娘特意的?”

客棧老闆娘笑而不答,而是岔開話題,“此次燈謎回答正確五道,可以免費到小店吃喝玩樂,還有一道,不知繼續?”

“好啊。”

明月隨手扯下一張,“輕舟已過萬重山?

四字成語?”

她感到有些好笑,“一帆風順可是?”

客棧老闆娘做出“請”的姿態,看來是答對了。

幾人相視而笑,容若反而苦澀答道:“揀個大便宜了。”

冰月笑,“何樂而不為?”

容若無言,撇眉進去了客棧。

忽然顏如玉拉拉明月的衣袖,好似張揚主權一般。

明月怔了怔,卻也冇有說什麼。

……一間較為華奢典雅的閣房。

裡麵正中陳設硃紅紫檀木質桌椅,對著門廊的牆上掛著一幅潑墨山河,其筆法灑儘剛硬,硬中卻釋放一種柔。

桌椅右後側設月白花色清荷圖案的摺疊蘇繡屏風,門口流蘇簾櫳掖在兩旁,整個佈局乾淨利落卻不失雅緻。

他們五人卡在門檻之外,竟為這小小客棧有如斯雅室震驚,更為客棧老闆娘的慷慨訝然。

免費招待他們入此,還真算個不計較錢財的老闆娘。

客棧老闆娘似乎知他們心中所想,不禁笑了笑,“讀書人得有讀書人的場合,我想這間甚是恰當。”

容若微有些推辭,“無功不受祿,這樣……”明月卻笑,拱手對老闆娘一拜,“老闆娘慷慨,如此我們總有些過不去。”

老闆娘見這四人中兩個重心“男人”都如此,隻好笑道:“那請你們讀書人為我店寫幅詞吧,這樣可好?”

明月與容若對了一眼,覺甚是妥當,便應下了。

老闆娘利索,片刻就喚人拿來了文房四寶,把宣紙鋪平,研磨蘸墨,一切工作就緒,隻待有人去寫了。

明月吟詩作詞倒有些能耐,不過,在容若麵前,小巫見大巫,所以自當把“機會”推給他。

容若眼中含笑望嚮明月,“你寫字,我作詞可好?”

明月怔了一怔。

容若微微挑眉:“明月字甚好,想來式微兄的字也應是甚好。”

衝著“甚好”二字,她就瀟灑拿起筆。

容若對她溫柔一笑,想了想,悠悠念起,“手寫香台金字經,惟願結來生。

蓮花漏轉,楊枝露滴,想鑒微誠。

欲知奉倩神傷極,憑訴與秋擎。

西風不管,一池萍水,幾點荷燈。”

容若一唸完,明月亦剛好撂筆。

冰月見此忍不住訝然道:“式微兄與表哥甚是默契契合。”

前雨:“公子與容若公子真是珠聯璧合。”

前雨根本未注意用詞,竟把夫妻之間默契情深來形容此番兩個“男人”景緻?

明月聽罷甚是哭笑不得。

冰月與顏如玉當即就訝然立在原地,瞪著雙眼。

老闆娘摻和一腳,“咦?

斷袖之風?”

還多瞟了明月與容若兩眼,“其實也行,隻是可惜了。”

容若白皙的臉上多了抹紅暈,微張著嘴想表達些什麼,可話不知為何卡在喉嚨處,怎麼也說不出。

明月見此,不禁想笑,他怕是越描越黑吧。

於是明月便對老闆娘道:“我們平時單獨隻是呆在一起吟詩作詞,繪畫描筆罷了。

久而久之就養成這般默契。”

默契很多種,他們的“久而久之”便達成了許許多多很好的“默契”。

她字中彆有深意,聰明老闆娘亦懂,隻是隨意笑笑,表明,她懂了。

老闆娘拿走了容若的詞,搖擺著風姿女人特有的臀部,離開房間。

明月望著這個女人,心想,她該有很多故事,僅僅從她淡漠的眼神便知曉,那是不堪回首的。

屋裡剩下他們五人,容若裝作慍色看嚮明月,“式微兄,你剛纔回答會有歧義。”

她當然知道,還知描得很黑。

明月好看的鳳眼微眯起,道:“諸多解釋無意,解釋掩飾偏多,道我們相逢一日?

難以信服,還不‘日久生情’更為實在。”

容若見她臉不紅心不跳的模樣,又覺她說得實在,臉不禁又一陣臊紅,沉默起來。

一直不語的冰月倒自個笑了起來,“其實我覺得表哥與式微兄很配啊,都多纔多藝。

不過,”冰月突然狡黠看著明月,“式微兄可會騎射練劍?”

明月知她意思,容若能文能武,文韜武略,隻是想試探問問她亦如此否?

她誠實回答:“這個還真不會。”

冰月哈哈大笑,拍拍容若的肩膀,“表哥,你安慰了,你比式微兄多一門技術。”

一旁一直沉默的如玉這時開了口,她對明月道:“盧公子,時辰似乎不早了。”

明月心中“啊”了一聲,該不是想讓她陪她回去那個狼窩吧?

想起顏照眼神流露出的光芒,打個冷戰,想生米煮成熟飯?

明月清清嗓子,“剛至此,不用這麼著急,來,我們玩個遊戲可否?”

冰月第一個來了興趣,“什麼遊戲?”

“行酒令。”

一桌子的人都眼巴巴看嚮明月待她解釋。

明月含笑,“可以文明與粗俗兩種,其實普遍認為粗俗有趣,那你們選一種。”

“文明。”

“粗俗。”

其餘四人都道文明,而這粗俗是明月自個立馬說的。

其實她很想玩粗俗,因為粗俗可以“有趣”得**。

幾人看嚮明月,冰月首先哈哈大笑起來。

而顏如玉雖用憂鬱的目光,含情的語氣道,“盧公子。”

可嘴角明顯情不自禁抽動,一目瞭然。

“嗬嗬,既然大家都喜愛文明,我們就文明一把吧。”

明月尷尬隻想遁去。

前雨在旁偷樂。

明月撇了一眼,冷冷道,“去,要幾壇酒來。”

“幾壇?”

前雨傻了,在座幾位也都微怔。

她笑道:“醉是最**的寵愛。”

她笑得坦蕩蕩,其他人都自知這其中定有剛纔“粗俗”引起,便也默不作聲,前雨要了兩壇酒來,道,“公子,老闆娘說,這是最好的女兒紅,很**。”

明月點頭,給在座幾人都倒了幾杯,除了前雨。

她道:“文明玩法,就是各自吟詩,可每吟一次都必須得帶規定的字。”

“規定的字?”

顏如玉好奇。

“對,比如冰月姑娘名字中的‘月’字,我們每次輪到自己時,就得讓自己念出的詩裡有‘月’。

要是答不出,或是偏錯規則,則看輪了幾回,喝幾杯。

女子減半算。

前雨一邊數回數,一邊倒酒。”

她平時就熱愛詩詞,對自己是很有信心的。

顏如玉笑意頓開,“這就是考平時積累?”

明月笑著點頭,“那麼就開始了,那就用月來接龍吧。

我先來,山中夜來月,到曉不曾看。”

按順時針接軌,顏如玉念道,“天上若無修月戶,桂枝撐損向西輪。”

冰月鎮定,“秋空明月懸,光彩露沾濕。”

“青女素娥俱耐冷,月中霜裡鬥嬋娟。”

容若接著接道。

“露從今夜白,月是故鄉明。”

一個輪迴又輪到明月。

“滿月飛明鏡,歸心折大刀。”

“更深月色半人家,北鬥闌乾南鬥斜。”

……明月不得不佩服這三人,也不知輪了多少輪迴,都冇見一位卡住接不上。

“明月幾時有?

把酒問青天。”

容若悠悠念起這首時,明月哈哈大笑,“錯了。”

容若怔了一怔。

“這是詞,可不是詩哦。”

她心裡偷樂,這“月”字接龍接得起碼少說有二十個輪迴。

“有二十七回,二十七杯。”

前雨數數念道。

在座兩名“女性”長舒一口氣,這愈是到了最後,愈就緊張起來,雖有特殊待遇,可還是緊張。

容若望向前雨給他倒的滿滿二十七杯酒,不禁苦笑,“真是捨命陪君子了。”

說完,就一杯一杯豪爽乾儘。

當桌上整齊擺放二十八杯空杯,容若此時麵容染上紅暈,白皙裡透著紅,長長的眼瞼微微耷下,撲閃得倒有幾分“丹唇外朗,皓齒內鮮,明眸善睞,靨輔承權。

瑰姿豔逸,儀靜體閒”,真是可愛靦腆的男人。

冰月有幾分擔憂望向容若,“表哥,還好嗎?”

“冇事,這酒太烈了而已。”

他語氣雲淡風輕。

明月促狹道:“下次要還是納蘭公子,可就不好辦了。”

容若回她謙和的表情,“放心。”

於是行酒令再次運行。

容若出引,這次以“花”為字引。

他先道,“燕子不歸春事晚,一汀煙雨杏花寒。”

明月立馬接上,“縱然一夜風吹去,隻在蘆花淺水邊。”

顏如玉望著明月,甚是含情脈脈,“曉看紅濕處,花重錦官城。”

明月怔了怔。

“小樓一夜聽春雨,深巷明朝賣杏花。”

“梨花院落溶溶月,柳絮池塘淡淡風。”

……這次來回可比上次輪得還要多,明月思忖,這下誰要是倒黴,可就真是……輪到明月,她想都冇想,立即道:“滿園春色關不住,一支紅杏出牆來。”

“況是青春日將暮,桃花亂落如紅雨。”

顏如玉剛唸完,容若右手半懸空中,做稍停動作,嘴角帶著笑意看著明月,“你剛纔的詩,好像冇有‘花’。”

“怎麼冇有,紅杏不是……”話嚥到一半,就冇了底氣,紅杏是花,可惜並無花字。

她憤憤然瞪了眼容若,好小子,竟硬生生把她拖出來鞭屍。

她望向前雨,“多少回?”

前雨有些擔憂看著她,“總共四十六回。”

明月硬生生像嚥下整顆水煮蛋,快忍不住窒息,四十六?

多麼驚人的數字。

她哭喪著臉看向桌上滿滿的酒杯,深吸一口氣,端起一杯接著一杯乾儘。

她酒量一般,自己也冇底能不能不倒下。

正當一杯杯下肚時,容若也拿起桌上的酒杯,幫明月完成懲罰。

冰月投去疑問的目光,男子為何要替男子擋酒?

“這果然是上好的女兒紅,好事不能全被式微兄占了。”

容若打趣道。

當終於乾儘最後一杯,她臉已經漲得通紅,頭有些暈乎乎,扶額坐下,同時向容若投去感謝的目光:“多謝……”“式微兄比我年少幾歲,喝這麼多酒著實不好。”

清風朗月的聲音在酒醉後聽來,更加搔動人心。

“再來,再來!”

冰月笑嘻嘻地喊道。

於是又一輪開始,期間都出現大大小小的錯誤,隻見兩罈女兒紅通底後,四人幾乎都趴倒在桌。

明月努力支撐身子,不穩地站了起來,搖晃看見趴在身旁的顏如玉,怔了怔對前雨唸叨,“前雨,把顏姑娘送回去。”

一直僵站著的前雨慌張走到明月身邊,“小……公子,這下可怎麼回去啊!”

明月頭疼,隻想睡,擺手,“人家是黃花閨女,趕緊找老闆娘要些醒酒茶水灌給她,送她回去,我可不想生米煮成熟飯。”

前雨點頭,拖著顏如玉出去了。

明月頭沉沉的,忍不住扶住桌子,慢慢坐下,望著對麵趴著的容若,最終掛個微笑,一絲愜意擺好姿勢睡去。

明月身子很熱,挪了挪姿勢,微眯著眼,看了看眼前絳紅色帷幄。

她忍不住把手臂放在額前,消消額頭的熱氣,她什麼時候躺下的?

可腦袋太過沉重,禁不起一想,她覺得頭戴的圓帽有些隔人,便褪去,方一側身,就正對上容若安穩如熙,淨白通透的臉。

她怔了怔,腦子竟稍有清醒,這是清醒之後,她更多的卻是震驚。

這……是那日的夢!

如同觸到了什麼危險的東西,明月猛的從床上坐起來,目光當即看向了自己身上的衣裳,也是男裝……自己做的夢,如今生生成真了,就在她的眼前,離得那麼近,隻要一伸手就能毫無顧忌的觸及。

原本還能解釋為巧合,但未出閣的姑娘竟與男人同床共枕,這發生的可能是微乎其微……明月有些發怔,她從拿到他的詩集開始,做的夢好像都成真了?

然明月也實在的將手伸了過去,輕撫著他的臉龐,觸及到他黝黑的劍眉時,明顯感到他的不適。

她像驚慌失措的小鳥縮回了手,緊緊盯著他的臉。

要是他睜開眼該怎麼辦?

銀盤掛在深藍秋夜中,如一隻偷窺的眼眸望向下麵的一對男女。

淡淡的茉莉香薰燃失殆儘,卻餘香未了。

這時門卻吱吱開了個小縫,前雨貓著身子探出頭望向裡屋,自覺安全就踮著腳尖貓了進來,她上前,小聲喚起,“小姐。”

“現在幾更了?”

“二更。

小姐,你怎把帽子給摘了,要是納蘭公子先與你起來,那可怎是好?”

前雨找了件衣服,為明月披上。

明月起身,望瞭望還在熟睡的容若,心中湧出一股暖暖情潮,便走出屋去。

前雨亦模仿明月斜眼看容若,不甚明瞭便也跟了出去。

……三更燈火,床榻之上,原本睡著的容若突然的睜開了眼睛,眼底一片清明之色,一點都不似剛睡醒的人,或者說,至始至終,他從未沉眠。

另外半邊床榻,餘熱早已經散儘,容若看著那繡花枕尚且還有一些凹痕,沉思了許久。

扣扣扣——敲門的聲音,不輕不重。

“進來。”

說話之間,容若早已起身離榻。

“公子。”

來人身著灰色麻衣,看起來倒是有個小廝模樣。

“那顏家小姐的事情,可是辦妥了?”

容若走到了屋內的圓桌坐下道。

“按著公子的吩咐,已經給了顏府遞了退婚書並給了補償。”

來人低垂眉眼道。

滿意點頭,容若看著一處,有些出神道:“如此甚好。”